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信仰

但是,說他執意有計劃的報復,卻也未見明顯的恨意。Gael Garcia的清澈眼神與純真的表情,讓人很自然地會站在他那邊。一開始他遇到了還不知道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時,似乎就已經愛上她,但是,當她妹妹懷疑他與她父親有關時,他卻否認了關係,還刻意與妹妹更親近,而對於那帶有敵意的弟弟,他在衝突中失手殺了他,卻又能冷靜地處理屍體與燒毀證據,到此,不得不讓人捏了一把冷汗。可是,這些都不會讓人覺得他是冷血的人。

對於道德的挑戰或者衝擊,對於看慣每日重鹹新聞事件的我們來說,實在不會覺得太過特別或者感到任何震撼。

讓我覺得有趣的是,作為父親的這個角色。他是一位牧師,一位篤信基督教的人,卻在一開始,就反射性的展露出人性,拒絕了非婚生子女,苛刻的對待一個原本應該獲得他父愛的人,他向妻子宣稱,那是他未獲得信仰之前的罪,但,他卻不曾思考,為什麼自己的罪,卻必須由無辜的孩子來承擔。因此,他的反應,造成了他的子女接下來的厄運,他拒絕給予孩子溫暖的愛的罪,又加諸到他另一雙子女的身上,但此時,他卻已然是「虔敬」的信仰上帝之人,那麼,不管他有無信仰,他所反映出來的行為,卻無差別,那麼,到底信仰是什麼? 當他失去第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在信眾面前承認了自己的罪,重新接受那個他原本厭惡的兒子,此時,有些信眾當場離席,有些人卻站起來鼓掌,認為他能承認自己的罪惡,能夠「寬大的」認同他的私生子,是一種值得稱許的行為。如果,我也是那信眾之一,我想,我應該會立刻走出那個教堂,從此不再踏入一步。 這樣的救贖,未免太過虛偽。假借上帝之名來寬恕自己的罪,實際上,卻什麼都沒有改變,他滿足的只是自己的情緒,只是自己不願意擔負懲罰的心靈逼迫。如果,他真能實踐聖經中的教義,例如,神愛世人,那麼,他就不該在一開始拒絕了自己的小孩。此外,對於他所承認的兒子,他也只能以經文、教義來框限他,而不能真正的去體察那年輕心靈的需要,他更無法面對喪子的妻子所承受的痛苦,甚至,用一種荒謬的方式,以另外一個兒子來取代原來兒子的存在,這一切,假信仰之名以行。

這是典型的美國家庭,是典型的信仰態度,卻也不僅止於美國,而可說是全世界中部分人的信仰反映。

小時後,當我還愛講話的時候,只要碰上一類人,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要與之辯論,那類人便是所謂的傳教者。不知道是不是有著一付「需要被傳教」的樣子,或者只是非常恰巧的容易遇上傳教士,他們總是想要努力的說服你信仰上帝的好處,或者,必須。於是,一開始,我會先說,我吃素,我家信佛(對,不是我信佛),但對方還是企圖告訴你,應該要信上帝。那麼,信上帝做什麼呢?他們會答道,信上帝,做一個好人,贖自己的罪,成為良善之人。那麼,我總會回問,如果,目的在於作為一個良善之人,這樣跟信仰上帝又有何關係,如果,可以藉由種種智慧的增長而讓自己成為良善之人,不也達到了最終目的?而信仰上帝只是其中一種方式,世界上諸多宗教,何者又是不教人為善呢?即使知識,例如哲學,例如文學,不也都是讓人擁有更澄澈清明的智慧,而能讓人自動自發成為一個良善之人?那又何須非上帝不可?當然,他們反覆訴說上帝的好,卻沒有一種決定性的說法,讓我覺得,信上帝真好。同樣地,我也從來不覺得,信仰任何一種宗教,就會使自己的生命變得更加美好。

所以,對於有堅強信仰的人,往往非常好奇,為什麼能夠產生那種堅定的信念,對於一種觀念(信仰不僅指宗教,對我來說,可廣含各種信仰)恆久不變,常常,因為有了信仰,就像在人生的槓桿上有一個支點,形成一種平衡的力量,即使不同的端點承受了不同的壓力而搖晃不定的時候,還是可以找到一個穩定的根基。可是,要有這樣一種信仰,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嗎?為什麼我卻一直找不到? 因為缺乏信仰,所以,生命往往少了一種可以抵抗苦難的力量,或者更嚴重的是,少了一個支點,所以,永遠找不到一個平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