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4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龍眠

故事一開始,是在颱風夜晚,一家雜誌社的記者在回程途中搭載一個騎單車旅行的男孩稻村慎司,他們卻遇上了小孩跌入下水道的事件,男孩展現了神奇的力量,追尋到小孩與肇事者的下落,可是,這樣的能力,卻非常人所能輕易接受,就連親身經歷的記者,也忍不住想要找出合(於常)理的解釋。所以,即使他能知曉事件始末,知曉誰該為此負責,卻絲毫沒有任何力量進一步來解決這個問題。

相對於此,書中另一個擁有超能力的少年織田直也,就採取完全排斥的態度,他認為如果在自己根本無法有所作為的情況下,那乾脆什麼都不要插手或許還比較適當,他封閉自己,可是,在這種封閉中,他獨自承受莫大的苦痛,到頭來,還是為了幫助他人而犧牲性命。

從孩童還不諳人世的虛偽之必要,他們自小被教導的良善之心,卻直接識得人性之醜惡面,怎堪如此明明白白揭示在眼前?

人性即使無大惡,卻不免保有小惡,甚至無心之惡,例如,以話語掩飾真正的想法;在人與人之間,因為有社會約定俗成的道德規範與互動方式,因此,總還可以在一定的範圍內相安無事。就算是李汝珍的《鏡花緣》中,有個國家的人民,心中存有善念惡念,都會表現在腳底雲朵的顏色變化,但是,即使看到對方的腳下是黑色的雲,也不是那麼直接就感受到對方惡念惡作的威脅。而平凡人等,更無法解讀他人心思,表面上的保護還在,倘若,一旦能夠閱讀他人的思想,那麼當他正笑著對你說話,卻在腦中認為你囉唆煩人,以及其他種種更大落差的情況,那麼,要信任、喜歡任何一個人,都會變成極大的挑戰。織田直也就是生活在一個連至親之人都不愛的環境下,相較於稻村慎司的雙親支持,兩人發展成截然不同的態度。可是,他們終究因為良善的信念而遭受傷害。

就像作者在書中所言,如果,他們在某種社會化之後才發展出這種能力,那麼,或許衝擊就可以減少許多。曾經有部日劇《Sutolale》,將整個情況反轉過來,主角變成一個會傳達出自己意念的人,只要在他身邊,就一定會聽到(接受到)他所有想法,但周圍的人刻意的隱瞞這個事實,所以,他從未察覺到自己的與眾不同。但幸好他是個質地善良的人,因此,大家對於他的真心話,不至於有什麼反感,甚至會受到他的真誠而感動。

可是擁有這兩種能力,卻都不是幸福,人性太多的灰暗地帶,不能夠去細究,雖然,對於他人反應觀察能力遲鈍如我之屬,多少也曾夢想過能夠擁有輕易理解他人的能力,但或許平凡才是至福。

這種能力,是作者的點題之語中的一種可能:「每個人的體內都有一條龍,那是一條外型極不可思議、蘊藏著無窮力量沉睡的龍;當牠甦醒之時,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祈禱!」兩位少年面對自己力量的覺醒,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去控制它,而另一種潛藏的力量,或許可視為那對無心闖禍的青年,「人有時候會受到自己也難以想像的強大誘惑,做出無聊的事。......人有時候會有這種致命的不負責任--不,應該是致命的樂觀。」這樣的力量,往往不會被意識到而努力應對,因此,也最容易造成危險,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的確,「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祈禱!」

作者說:「如果是出於惡意的話,還情有可原。」乍看之下,還真是讓人難以理解,但是,閱讀整本書之後,似乎可以了解人類的深沉陰暗。

宮部美幸本就以社會寫實為長,此書雖介於奇幻與推理之間,但其描寫社會現實與人性的精準,是此書精彩之處。但若作為推理小說,則成份不若正統推理之濃厚有趣。

而書籍最後的解說,提到了一本西方的《紫眼證人》,同樣是以具有超能力的人來協助辦案。此書中的複雜程度,更是大大引起閱讀興趣,怎奈似乎未曾出現中文版,本想某天再找原文來努力閱讀,卻在幾天後,看到這本書的中文版即將出版的消息,實在令人雀躍不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