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月的最後一天與四月傻瓜

晚上決定還是去跳舞,不過,肢體僵硬了許多,膝蓋也因為擦傷而不能盡興放開,但是跳舞的感覺還是很棒。

帶著一身的疲憊與汗味,正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參加一場聚會,到一位平常只能在媒體上看到的文壇大家的家中喝酒聊天,看到手機中同事催促的未接來電,回了電話之後,不容分說的指示我聚會地點,好吧,就嘗試一次在這種可能有許多陌生人的聚會中出席。

見面相迎的是2001的Pinot Noir(如果我沒記錯年份的話),入口的剎那,心中暗自讚嘆,還好我來了,真是沉靜又溫柔的酒,光呼吸那香氣就有種平靜心靈的作用,至於酒中到底揉合了哪些香味,連門檻都還沒踏入的我,一點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好喝。

在數盞燭光之中,以及流洩的樂音中,減輕了許多不安感,看不清大家的表情,聽著大家談天說地,談政治談歷史,談電影談食物,有時候可以插的上話,更多的時候,就是安靜的聽著,舒服的夜晚,可以不想起那惱人的預言。

為了這件事情,找了我們的塔羅王子幫忙,只是,結果是在五十分與四十分兩個都不及格的狀況中擇其一,還是困難,不知道應該怎麼給回覆,兩方,都有難捨與不滿。迷上加迷,但其中點出了一個很大的不安,究竟我的夢想與我的實際力量,到底是否可以相互支撐?

陸續,第二瓶、第三瓶、(應該有)第四瓶不同的紅酒(都只喝一杯而已......),每一次都有令人訝異的芬芳,沒有特意寫下酒的名稱與年份,從開始喝酒以來,就以一種緣分聚合的方式,不管這些酒的來歷(其實是就算大家說了我也不明白),在喝的當下,喜歡或者不喜歡,下次會不會相遇,已經不是重點,只是如此若要選酒,就絕對沒辦法自己選,因為根本不知道怎麼選好。

到深夜近三點,大家起身告辭了主人,又是第一次在這種時刻自己搭計程車,碰上一個愛抱怨現在政治人物的司機,打開民視的談話節目,說著自己因為經濟不振而不得不連半夜都得開車賺錢,忍著暈眩與他對答,我沒有特別的政治傾向,但是看著生活越來越辛苦的人們(當然包括我自己啦),以及那把人民當白痴般耍弄的政客嘴臉,除了無奈的嘆氣,又能撼動什麼?

四月一日愚人節,繼續暈眩頭疼一整天,的確像個傻瓜一樣,而事情依舊沒有找到結論......。

很想相信朋友十年前說的那些話。只是,不免懷疑,在十年過後,是否還可以那樣的天真來決定,如果當時是想也不想的行動,現在,已經少掉了很多的勇氣,也許不是因為不再莽撞,而是因為失去了相信。唉,剎那間還是極為感動的,所以我還是應該自己找出答案來。如果現在還是一樣的話,淺意識中如此期望吧,那我就知道怎麼做,只是卻根本也不是對自己的選擇負責的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