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渴望戀愛,還是渴望戀人

所以,她並沒有說,她想要一個戀人。

在杜思妥也夫斯基的《卡拉馬助夫兄弟們》這部小說中,有位女子名喚卡德琳納,她因為向卡拉馬大哥借錢,所以就變成了他的未婚妻,可是,卡拉馬大哥卻愛上另一位女子,且對卡德琳納有意無意的侮辱,當卡拉馬大哥被控殺父的時候,卡德琳納一面宣稱她相信她的未婚夫,可是,卻又將一封足以定卡拉馬大哥罪的信件交給法官。她的行徑讓人難以相信她愛大哥。仔細說來,她愛的是一種加諸自我的想像,把自己的行為解讀為為愛犧牲奉獻的偉大女子。

她愛的是這種虛幻的感覺,而不是因為她愛那個男人。

不管是舒淇還是卡德琳納,就像任何一個平凡的人一樣,愛上一個人,是辛苦的,可是,沉浸在「愛上某人」的感覺,卻是可以在辛苦中嚐到甜蜜,不是愛自虐,可是,當這種感覺-「愛的很辛苦」-加深的時候,一種犧牲奉獻、純潔無瑕的愛情定義就出現了。

只是有時候愛戀的對象恰巧也愛你,就形成了假性的良好互動,反正這樣大家都幸福,所以也沒什麼好說。可是,當雙方並不同步的時候,問題就來了。「愛的很辛苦,但我沒辦法不愛」,所以,常常會導致憂鬱症;「我愛他,所以,我要原諒他做的一切事情」,暴力新聞中常會出現的狀況;「他是愛我的,只是一時昏了頭」,一樣是連續暴力受害者;「為了他,我願意付出一切」,詐欺受害者演中的肥羊。

一旦發現,自己沒有愛人的能力,總是讓人心驚膽跳,所以,某個人就好,某種讓自己形成這種力量的狀況就好,渴望戀愛,只要我可以愛是重點所在。

但是,這樣的方式,真的能說,我可以愛嗎?在《吉屋出租》這齣舞台劇中,一對戀人,一方是認真執著的律師,一方是活潑吸引人的表演者,他們互相要求「如果你愛我,你就要愛這樣的我」,要接受「想要獨佔你一個人的目光與愛」的我,要接受「走到哪裡都會有人臣服在我魅力之下」的我,這讓他們在電影版裡的婚禮中鬧翻的理由,大家都慣常於用自己的方式去愛人,所以究竟愛誰呢?愛的是在這種互動關係中看到的自己吧。

我想戀愛只是因為我想愛,大概是沒被承認的根柢吧。誰又真的能愛誰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