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時空隱去,化為青春

鹿橋的《未央歌》,不消說,自是高中學生們對於大學的浪漫幻想投射,所謂的「反共文學」對這一代的我們來說早就沒有太大的意義,我們羨慕的是那一群人(或者可以縮小到四位主角),那樣的生活,當時我們喜愛的歌手黃舒駿也寫了一首<未央歌>,我們幻想著美好的未來,幻想著,我們終將寫下我們的未央歌。

可是,同樣被歸於反共文學的《漣漪表妹》為什麼會成為我閱讀的書籍之一,早已不復記憶。同我一樣年紀的人,應該絕大多數都沒聽過潘人木或者她的這兩本著作。

我卻在讀著《未央歌》的時候,也開始接觸潘人木的《漣漪表妹》,當然,還有《馬蘭姑娘》,只是對後者的喜歡不如前者。記憶中,當時所讀是純文學出版社深藍色封面的版本,非我所有,而是借閱自學校的圖書館,所以現在手邊無書可讀。

最近,作者以八十三歲高齡逝世了。如果不是因為報紙的報導,她和《漣漪表妹》,都已經遺忘在記憶檔案中的陰暗角落,包括那說長不長,卻也成為人生某些轉捩點的高中生活片段時刻。

最正面的,應該就屬圖書館的閱讀經驗。雖然,與書發生關係,記憶早在三、四歲的時候就已經存在,甚至到了國小時候,還自願擔任班級的圖書管理工作(其實沒多大了不起,只是因為可以比其他小朋友先選走自己想看的書,可以決定要不要把書借給哪個人),而在國中時候,為了看小說,而耍著自以為高明的心機跟老師鬥智(還有聯考的時代,自己挑選的課外讀物,往往都是被當成「閒書」而禁止閱讀的)。

高中,考上了所謂的第一學府,卻也開始課業上一連串的悲慘打擊,像是第一次數學只拿到了及格邊緣的分數,課堂上灑淚還被老師命令不准哭,然後,拯救不回來的數學,使得填選分班志願的時候不能選理工科,也就意味著不能上生物科學或者天文學等科系,儘管那還曾經是我最自豪的學科。然後,校外活動,完完全全取代的學校的重心,所以,整個人活過來,是在放學之後。簡單說起來,我唯一對於那人人想進的學校的感激,就是它有一座圖書館。

毫無限制的閱讀是自由。家雖不貧,父母卻沒有買書的習慣,靠自己有限的零用錢,也無法買得多少書籍。或許畢竟是第一學府,圖書資源倒是不少。每天,只要有空的時候,一定跑圖書館。校園不大,沒跑幾步路就可以坐擁書堆,流連在一排排書架之中,都有很大的安心作用。沒多久,我發現,對於上圖書館找書的人提出的書籍問題,我解答的速度還比專門的圖書館員快了一些,不過,只限於文學這一大類。

而且,對於課業無心,自然需要更多文字來填滿空虛,所以,三天兩頭搬書回家,沒命的讀,不管識得不識得的作者,大抵就是按照出版社、編號,挑選有興趣的書籍,不分古今中外,就是一直讀,意外讀出了一個獎(在沒被通知領獎之前,從沒想到怎麼會有這種獎),也是在高中三年中唯一獲得的獎,就是全校圖書借閱冊數排名第三。

這實在完全無法證明任何事情。獎狀早已消失無蹤,而讀過的書,或許有半數以上早已經自腦中消失,或許永不復回。就像現在,我記得潘人木,記得《漣漪表妹》,卻不能再細細道出故事中的情節或感想了。

人生過後,能留下些什麼?一些殘缺不全或者遺忘或者刻意壓抑的記憶?或者,一本書?

未央歌
作詞:黃舒駿 作曲:黃舒駿

當大余吻上寶笙的唇邊 我總算了了一樁心願
只是不知道小童的那個秘密 是否就是藺燕梅
在未央歌的催眠聲中 多少人為它魂縈夢牽
在寂寞苦悶的十七歲 經營一點小小的甜美

我的朋友我的同學 在不同時候流下同樣的眼淚
心中想著朋友和書中人物間 究竟是誰比較像誰
那朵校園中的玫瑰 是否可能種在我眼前
在平凡無奇的人世間 給我一點溫柔和喜悅

你知道你在尋找你的藺燕梅 你知道你在尋找你的童孝賢
你知道你在 你知道你在 你知道你在尋找一種永遠

經過這幾年的歲月 我幾乎忘了曾有這樣的甜美
突然聽說小童在台灣的消息 我想起從前的一切
為何現在同樣的詩篇 已無法觸動我的心弦
也許那位永恆的女子 永遠不會出現在我面前

我的弟弟我的妹妹 你們又再度流下同樣的眼淚
喔!多麼美好的感覺 告訴我你心愛的人是誰
多麼盼望你們有一天 真的見到你的藺燕梅 伍寶笙和童孝賢
為我唱完這未央的心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