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電影備忘錄三

影片一開始,獵鳥人們打下了鳥兒,小男孩不敢掐死受傷小鳥,他看見了,二話不說,扯斷了小鳥的頭,丟在地上,導演用特寫拍攝了鳥頭的喙仍然一呼一吸地張闔,直到動也不動,然後,就轉向男人與小孩的背影,片片飄落的羽毛,以及拉扯的聲音,不消說,是在清除鳥屍,緊接著,就是光溜溜地沒頭鳥,交到了小男孩的手上。

第二個血淋淋的場景,是他來到獵人的家借住的第二天早晨,他們宰殺豬隻,悲慘的嚎叫聲,淒厲,而使戶外的陽光刺眼卻不溫暖,地上有逐漸流淌出來的血。陰暗的屋子裡,掛滿動物屍體的各個部分,駭人。不由得把頭轉開,瞬間,那屍體的氣味似乎就在電影院中飄散著。死亡的存在,人們用最殘酷的方式,理所當然的處理,或者說,在完全無意識的狀態下,製造死亡。即使想要結束自己生命的人,也沒有對其他物種的死亡有任何的感觸。

但是他遲遲下不了手,槍已上膛,他已走上懸崖的邊界,卻沒有勇氣(或者,還保留對生命的眷戀?)往下跳,在大雨中,他頹然地倒下,身旁是一隻肚破腸流、死亡一段時間的馬屍。或許,到這裡,藉由其他物類的死亡,已經實現了他的目的?大雨沖刷,一方面,洗去污濁,一方面,是滋養新生。

於是,他開始重新回到這個世界,重新有了感受。山村小孩們的笑聲,兩匹馬的交媾(這一幕實在驚人,終於了解,前些時日看到的一則寰宇蒐奇報導,一個男子因為跟馬進行人獸交,而在馬勃起的時候被穿刺肚腸而死,導演詳實的紀錄,大概勝於discovery的動物節目了),他的性慾隱然若現,於是,他與老寡婦商量,請她答應與他做愛。且主動想要幫她捍衛她生活了四十年的小屋。

但教人難以明白的是關於這個老婦的種種。喪夫的她獨居在偏遠的山區,接受了一位陌生人,自己渾身病痛,卻還是盡力的招待他,她的姪子想要拆掉幫她擋風遮雨、避免小屋毀壞的穀倉,取走石頭,他們嘲笑她的瘋與蠢,可是,她卻堅持「讓他取回原來就屬於他祖父的東西」,即使,那個想死的男人替她力爭保全,她卻還是讓他們肆意破壞,運走石頭。而陌生人要求她上床,她也答應了,百般配合,不說一言。是因為年歲,讓她看盡世間百態,讓她能夠以最寬厚的心,像他們信仰中的聖母一樣,散發溫暖來關照他人?她最後死在那輛搬運從她穀倉拆下來的石頭的卡車意外。這樣的安排,反倒讓中文片名《生命最後之旅》指向老婦的角色所代表的意義了。

至於為什麼這部影片中完全沒有任何與日本相關的場景或人物卻用了這麼一個片名,有個解釋是,因為「日本」蘊含著日出、日升的指涉,又或者,指屬於對於生命、死亡與救贖的深切、全然地冥思,不過,正如片中許多元素一樣,模糊曖昧其所指(例如,他是誰?為什麼要自殺?為什麼要來到這個小鎮?那與老婦親吻的年輕女孩又是誰?種種種種),也就有了各種可能。

在這部影片中,逼近死亡的面貌,在廣堥無垠的自然界,是否,如中國的古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順時而生而滅,人類自以為是的終結自己生命,其實根本微不足道?這又是一部緩慢、安靜的電影。在南美山脈荒涼的城鎮,人民,那樣地活著,導演也用紀錄片的方式,展現那似乎與世隔絕(或者,只是與我們普通認知的世界不同而已)的生活,「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人啊,不過是萬物中的一點而已。

(這部片在某種程度上,實在有點驚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