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遇見一位溫暖的人

又想起了一句話:人與人的相遇,最終總是哀傷。

特別偏愛甜食的人,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著嚴重的依存,不是指對人的依賴,而是很容易受到與人互動產生的感知所影響,的確,在我自以為駑鈍的感知方面,似乎有著超人的敏銳,只是這種敏銳不是對客觀狀態的敏銳,而是對主觀感覺的超級想像能力,於是就這樣被自己困限住了,或者說,就是不必要的敏感加上想像,導致在與人接觸的過程中,常常會不知所措。

所以,我不喜歡採訪,讀新聞卻從來不想當個記者(當然,現在大部分的記者總是叫人厭惡),在工作中,不到必要時刻,也盡量不想接觸採訪的案子,對於一個陌生人,僅藉由一些資料獲得部分印象的人,在短短的訪談時間中,到底能說什麼?彼此不正端著一種面劇在演出?我無法理直氣壯的要求對方回答問題,無法與之向朋友聊天般的自然應對,也無法從容地層層深入探索對方某些意欲隱藏或者較為私人的部分,這些都會在訪談時候成為阻撓,像喃喃耳語,佔有比提問更前端的位置,而不知道在答案的線索中追尋。何者為真,何者為假,何者是必要的,何者是徒勞無功的。

今天,卻遇到一位溫暖的人,一位音樂家,胡德夫先生,雖然一開始他遲到了很久,延展了我從上午就開始的惶惶不安,不過看到他以後,一臉的爽朗笑容,好像天塌下來也沒什麼好著急的那樣從容不迫,晚上是他的演唱會,下午彩排之前,接受採訪,在時間緊迫的狀況下,面對他,似乎感覺不到時間的力量。禮堂內是音效測試的雜聲隆隆,於是我們就在校園中的花圃旁邊坐下來,挨著他的身旁開始訪問,不是一般面對面的一板一眼,太過接近,但是卻聞到一種很舒適的氣味(是真的氣味而不是一種譬喻說法)。

雖然他說看到訪問大綱上的題目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是,從音樂開始談起,他的眼睛就散發光彩,談到先祖們的詠嘆、吟唱,不需要透過文字的中介,而由虛詞配合著曲調來抒發所見所感,他開始唱了起來,鷹的翱翔,每唱一小段,再稍稍解釋,然後繼續由音樂帶領著聽者的想像力,到山巔水涯,化身為鷹。沒有伴奏,沒有事先擬好的曲譜,完全是興之所致,樂之所由,漸漸也被感染了那愉悅的氣氛,安定了原先緊張的神經。

訪談順利的完成,希望我也能寫出一篇精采的訪問稿。猶豫了許久之後,還是拿出特地帶來的胡老師的專輯《匆匆》,請他簽名,他強勁有力的筆劃,在空白處寫下:在太平洋的風中,我們自然、尊貴而豐盛。結束在日期上,當我們討論著今日何日的時候,他恍然大悟地說今天恰巧是他的生日!

他大學時候開始唱歌,而那時我才即將誕生,到了我高中時候識得民歌,卻只能聽聞他的名,像傳奇一般,一直到此刻,才透過他的第一張專輯,仔仔細細聆聽他的歌,然後在訪問中,了解那一句文案寫的「胡德夫一生只為唱歌」,透過歌唱,他述說了許許多多的關懷,情感,反省,思考,記憶與歲月,可更重要的是,那淳厚的真誠,對生命的認真。

我不禁又想問,我的生命,能做些什麼,能用什麼來填滿、實踐?一個我已經尋找很久很久的問題,依然沒有答案。

(晚上看了一部電影《溫馨快遞》,也是一群平凡而又溫暖的人,也許,明天,我可以不再在悲傷中甦醒......)

野火樂集:http://www.ignitefire.com/
胡德夫先生與一群熱愛音樂的人一起玩音樂的地方。

「唱自己的歌」巡迴演唱會:http://vita.fju.edu.tw/act/archives/2005/10/aecae.html

最最遙遠的路--訪問胡德夫:http://milankun.blogs.com/renaissance/2004/10/_part_1.html#more
(可以聽到美麗的稻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