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亞利桑那夢遊開始

的確,生命本身是一個奇蹟,但是,生命的過程,卻是一連串的磨難與荒唐,盧卡,為了鐵路而到此地,一方面讓他的聲樂家妻子調養,以避那負面的評論,一方面也想讓他的兒子減輕有志難申的壓力,可是,戰爭一觸及發,他的老婆與外地來的音樂家私奔,他的兒子卻在好不容易被球探看中正等待出發的時刻被徵召入伍,他原以為戰爭不會爆發,可是,他兒子卻成為戰俘,而他心所繫的鐵路也被貪圖利益的私心商人與政客利用,巨大的轟炸離他家越來越近,而大狗與黑白貓只要一見面也硝煙四起,一切都在崩解,不過,他還是努力地想要挽救一切。當然,首要就是已被俘虜的兒子。

這時候,有人送來了一位波士尼亞的回教少女莎巴哈,讓他能夠以她換回兒子,不過在朝夕相處中,盧卡漸漸愛上了莎巴哈,可是戰爭即將結束,兩方要互換戰俘,莎巴哈必須回到她的國家,盧卡卻依依不捨,一度想要帶著莎巴哈逃離。不過在聯合國的監視下,莎巴哈還是交換回他的兒子,盧卡儘管高興萬分,卻也因為必須與莎巴哈分離而一度想要臥軌自殺,但在那火車要輾過之時,那頑固的為情所傷的驢子卻擋下了火車,於是,奇蹟出現了。

深情的驢子
這是庫斯杜力卡既《黑貓白貓》之後,間隔七年才推出的新作,仍然保有一貫的熱鬧戲謔的風格,匪夷所思的情節,童話的人物,超級入戲的動物演員,在面對任何艱險時候幾乎可說一派天真的角色,人性的善與惡都變的平凡甚至有點無傷大雅,可是卻也因此而使的與生俱來的一切險惡磨鈍了傷害的力量,從《亞利桑那夢遊》、《地下社會》到《黑貓白貓》,他用最不悲傷的方式來講述不同的悲傷故事,也許是吉普賽的色彩,一種隨遇而安樂天知命的態度,面對很多無奈的生命事件,能夠有種寬容的應對,讓人看到生命的厚度。

導演諷刺了媒體一廂情願的報導方式,他先讓盧卡咒罵新聞播報者而乾脆砸壞電視,到交換戰俘時候記者緊追著人質自以為是的論斷,而被盧卡的兒子用一聲打嗝搞的不知所措的窘態;諷刺官商勾結在火車擁美女,在鐵軌上舖滿昂貴毒品作樂的情境,以致村民們與不想打戰卻不得不戰的軍人們,趁著市長打色情電話並在山洞邊打手槍時候,讓火箭砲斃了他。相對於此,那些獵熊的人們,似乎在進行的是冬天野地的散步,而不是真正想要射殺動物,真正打仗的軍人,不是殘忍的劊子手,而是充滿柔情,會悲傷哭泣或者對他人苦難感同身受的淳樸之人,以及盧卡認真對待那暫時作為人質的少女,卻完全沒有敵我的概念。

種種種種,像是一場不真實的夢境。

所以,我們回到出發點-亞利桑那夢遊。當然,這不是導演的出發點,他的第一部片早了好多年。這是我的出發點-認識這位導演、認識強尼戴普、擁有第一張CD的開始。

那時候,其實我根本沒有可以播放CD的機器,可是看完電影之後,二話不說就買下了這張CD,儘管根本不知道何時才可能打開來聽。它,像是價值千萬的珍品,被我用一層層封套保護著,因為我會常常拿起它來,開始在腦中反覆播放它的音樂,只是,僅在觀看電影時,「順便」聽過一遍,記憶力完全無法毫無差池的留下每一首旋律,所以,後來就成了自己的想像,這部電影中,應該存在什麼樣的音樂......。

三年之後,我終於買了一套音響,於是,它理所當然的成為第一張在這套機器上播放的CD。果然,每次不同的想像,與它真正的內容落差極大,不過,流洩出來的音樂,卻依然勾起沉睡許久的腦中影像,那天觀看電影的感動,再次滿盈。

而後,《流浪者之歌》、《黑貓白貓》、《地下社會》,一張一張,都成了架上的寶貝。可惜,《生命是個奇蹟》還未見引進。

電影官網:http://www.lifeisamiracle-themovie.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