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隱劍鬼爪

變化之一是從少女時代就來到他們家當侍女的松隆子─喜惠,嫁做商人婦,卻飽受婆家苛待,偶然間,永瀨得知她的淒慘狀況,不顧一切將她帶回家照料,可是,武士與侍女之間的階級差異,令周圍流言四起,為了保護妹妹不受婆家的冷言嘲諷,他只好選擇將喜惠送回老家。

變化之二是他的職業,一生習武,卻在西式武器引進之時,必須重新學習與接受,在他母親的週年祭上就飽受長輩責罵,武士之道,是以光明正大的挑戰,而非槍砲彈械的使用。環境時代的改變,半點由不得人。

變化之三是他的朋友,因為看不慣藩主的無能,於是成為反叛者,他必須接受藩主的命令,克盡武士職責,殺死他的朋友。於是,他求教於已經放棄武士階級而成為一介農民的老師,學習「隱劍」之術。只是,最後他將以武士精神為朋友結束生命,卻還是讓他人簡單的以槍砲奪取武士最後的尊榮。

變化之四,看破武士之名的虛幻,看破武士盡忠職守的愚昧,於是,他以「鬼爪」結束了藩主的性命,為朋友報仇,便也解甲山林,成為平民的他,終於能與喜惠結為夫妻。

這是一部充滿歡笑的影片。特別是最後一幕,兩人的主僕關係並未因為他不具武士身分而改變,所以,要一個女人跟他結婚時候,他們憑藉的還是「主人的命令」,看到此處,完全無法抑制的大笑出來,儘管先前數個橋段已經令人捧腹。

日本社會階級嚴明無須贅言,階級產生的限制力量,亦是可觀,特別是夾在中間階層的人,儘管可以對平民無所忌憚的指使,但自己面對更高階級時候,也必須成為唯唯諾諾的凡夫。這與他們被教導的武士精神,除了服從之外,個人的尊嚴,常常有所違背,如何自我調適,就是重點所在。

特別是,意識強烈的人。武士要贏的光明正大,可是,隱劍與鬼爪兩種招式,絕非光明,當他以隱劍刺傷朋友狹間的時候,狹間即反問,你從那兒學來如此卑劣的手法?而他刺殺藩主時候使用的鬼爪,亦是如魔術技巧一般,近乎偷襲的,神不知鬼不覺解決了藩主,他自己也知道,即使有這兩項傳說中的神技,卻無法在心中獲得滿足,相反的,空虛更形擴大。

所以他選擇放棄武士階級,想要尋找一生的愛,到當時還屬於荒涼地帶的北海道重新開始。

比起《黃昏清兵衛》的孤獨蒼涼,《隱劍鬼爪》是輕鬆了許多,儘管一個人身受時空轉變的拉扯仍然令人不勝唏噓,可是,或許為了更接近當代的觀影者,導演似乎向商業考量靠攏了些。所以,觀看過程中可以看到充滿喜感的誇張,例如,從江戶聘請來教授武士現代戰爭訓練的過程,不管是跑步、模擬大砲演出、行軍操練,嘻笑吵鬧,完全沒有《末代武士》中那樣的嚴謹。

松隆子的角色設定,溫柔婉約有餘,但演起病人的蒼白瘦弱,圓圓的臉蛋就不太有說服力,反倒是《黃昏清兵衛》中的宮澤理惠,或許才有病西施的感覺,而一派天真的性格,沒有宮澤理惠那女性的堅決,對於主人階級意識的服從,連自己的命運都聽之安排,實在太過無聊。至於永瀨正敏,在許多影片介紹中,都讚揚他的演技優於真田廣之,但我認為,也許因為在《隱》片中對於男主角的性格描寫太過平面,反而沒有讓這位演技派男星有精采的演出。真田廣之的武士,連背影都有種悽愴。

但《隱》片大體說來,仍然是一部好看的電影。雖然我喜歡《黃昏清兵衛》多一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