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未婚妻的漫長等待

故事主要是敘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法軍交戰之際,許多法國人或者義大利人被徵召入伍,其中一位年輕小夥子在行前與青梅竹馬的女友瑪蒂德定下盟約,當戰爭結束的時候,他們會廝守終身,白頭到老。不過,戰爭結束了,瑪蒂德等到的卻是未婚夫已經陣亡的消息。但是,她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因此開始探查在前方戰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戰爭的殘酷與荒謬,人性的良善與醜惡,謊言、騙局、巧合、為了生存的不擇手段,隨著她不輕言放棄的探索,真相慢慢一點一點顯露出來,幾次峰迴路轉,她以為就要斷了線索,就得相信未婚夫已經死亡的事實,卻因為相信自己的希望,於是有了追根究底的勇氣,在得到確定的答案之前,她沒有掉下一滴眼淚,因為她相信,他仍活著。
如同這位導演的前一部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這部作品也揉合了魔幻寫實的童話氛圍,只是若前者是春天的活潑與夏天的盎然,那麼《未》則是秋冬的蕭瑟,卻也預見了春天的到來。
戰爭向來是腥風血雨,砲聲震耳,斷肢殘臂紛飛的場面,是許多無奈與瞬息生死的恐慌,但是在導演的鏡頭下,暈黃的色調,彷如一場古老的傳說,一場持續未醒的惡夢,觀者正在聽一個故事,正在等待夢醒時候的放鬆,如真似幻的景象,甚至在數年過後,重訪當日生死交關的戰壕時,遍地開滿迎風搖曳的鮮黃花朵,原以為印象應該非常深刻的場景,當事人卻已經記不清楚那時候的景象了。
而當敘述主線在瑪蒂德探訪的過程上,導演更將一切置放到幻境之中,像《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中那樣精靈多怪的女主角,仍是那樣的樂觀,自信,喜歡自由想像,對於喜愛的人,不屈不撓的向他前進,想要在他身旁。所以,當對方成為未知的時,她除了相信自己,沒有其他辦法。可是,堅信不疑的信念,總是會被他人言語或者環境影響而動搖,這時候,她就只好來賭賭看,藉由這種方式來肯定自己。第一次,她賭「如果在叔叔催促晚餐之前,大狗狗跑進房間來,那麼,她的馬洛克就還活著」,可是就在這時候,房門被關上了,如果不是有人進來,那麼,大狗是不可能自己開門進入。但若有人開門,那麼就一定是來催促晚餐,於是在那一刻,她用話語來阻止賭打失敗。第二次,當她在火車上又開始動搖時候,她暗下決心,如果數到七,車掌沒有來查票,或者沒有進山洞,那麼,馬洛克就已經不在人世了。正當她要數七的時候,突然聽到敲門聲,有人探頭進來要查票,但旋即又送她一句「愚人節快樂」。第三次,其實是行動時間的第一次,當馬洛克搭車離去的時候,她奮力拖著行動不便的腳,奔向路轉彎的地方,她賭若是她能比車子先到,那麼馬洛克就會活著回來。當她來到轉彎處時,竟也真等到車輛稍後經過,只是那不是載著馬洛克的那輛車。
這三次打賭,像似祈求命運顯示其徵兆,但命運似乎有些捉狹,給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結果。於是,她選擇相信自己的等待,即使她已經到了他的墓地上訴說自己的想念。
她的等待,不只是靜靜的等待,而是用行動來證明的等待,即使,沒有最終的結果,但是,卻有深刻的情。所有的眼淚,是思念的珍珠,唯有那一刻,才能落到情人的手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