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PEL DU COUCHANT
關於部落格
召喚初起,另一個世界的開始。
  • 5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跟赫拉巴爾一起喝啤酒

本次主題:跟赫拉巴爾一起喝啤酒-從赫拉巴爾的《妻子的眼睛》談起

主講者:林蒔慧

時間:2008/4/26 2:30pm5:30pm

地點:Cozy Café(北市麗水街3323號,TEL02-23974754

放名額:十五名
活動費用:該場地的最低消費金額。
參加辦法:

1.      報名:請將您的大名、聯絡電話,email到:light@locuspublishing.com
2.
     
讀書:《妻子的眼睛三部曲》、《過於喧囂的孤獨》……
3.      提問:如果,在閱讀的過程中,想到任何問題,希望可以提出來跟大家討論,可在4/20之前將問題email至:light@locuspublishing.com(至少會有主講者針對提問回答)
4.      出席:請帶著書本與愉悅的心,在下午二點半之前到達我們約定的地點,並且要回答通關密語,然後,就可以準被喝啤酒聊赫拉巴爾囉!

活動程序:

1.      回答通關密語:題目是【你最近讀了哪本小說】,其中一本一定是當次討論主題書。
2.      簽名。(參加滿三次者,可獲得我們的toRmyth系列書籍一冊,所以,一定要記得簽名。)
3.      主講者開講(約四十五分鐘)
4.      共享時間(亦可與上列項目同時進行,只要切入時間妥當),我們會先針對事先提出的問題進行討論,也希望大家在現場可以接受到刺激而產生任何新的想法,越踴躍越好,只是嚴禁一言不和而大打出手(相信喜歡讀小說的人都不會有這問題,寫下只是以備萬一)。
5.      下一次主題書選擇。
6.      自由聊天時間,與留言簿時間。

主題書簡介與相關訊息

《妻子的眼睛三部曲》

我還要寫一本一方面讓自己開心,一方面使讀者生一點點氣的書,在這樣一本書裡,我要用我妻子的眼睛來看我、看我的朋友和我的生活。

 赫拉巴爾在1984-1986年之間,完成了這部超過四十萬字的傳記體三部曲:《婚禮瘋狂》、《漂浮的打字機》、《遮住眼睛的貓》。在這部書裡,赫拉巴爾也透過「鑽石孔眼」來看自己,他說的那些關於自己的故事既來自現實,卻又充滿了誇張、戲謔、怪誕和幻想。

第一部《婚禮瘋狂》

即從艾什麗卡怎麼來到布拉格,遇上被稱為博士的赫拉巴爾,然後成為戀人、結婚的過程。他自己說,《婚禮瘋狂》是部寫給女孩們看的情感小說。他們的戀愛過程,充滿意外,有著特殊的浪漫,卻也有過往帶來的陰影,到結婚當天,還害怕的消失了蹤影,到最後,看到一場熱鬧兼笑鬧的婚宴,我們終於鬆一口氣,還好他們結婚了!

第二部《漂浮的打字機》

則是在他們結婚之後,一直到赫拉巴爾出版第一版作品《底層的珍珠》這一段時間的紀錄。第二部最特殊的是,全文沒有任何標點符號,一氣呵成,或許真會有點讓讀者受到驚嚇。在這部書裡面,可以看到他們結婚之後生活並不太順遂,赫拉巴爾繼續在打包廠工作,常常喜歡告誡艾什麗卡關於寫作的種種,但卻老是讓她生氣,因為他寧可去喝酒,卻不願坐在打字機旁好好寫。她認為,他老是覺得自己已經是獲得國家獎章的作家,一個偉大的作者,但真正上什麼也不是,只是一個老醉鬼,一天到晚跟三教九流的朋友鬼混。的確,在這部書中,可以看到赫拉巴爾跟許許多多的小人物交往,包括後來成為《過於喧囂的孤獨》中的老漢嘉,或者《底層的珍珠》裡形形色色的人。這是一部多聲部的傳記體複調小說。

第三部《遮住眼睛的貓》

則是從出版第一部小說,到後來作品遭禁,搬出他們原來住住的這一段時間,赫拉巴爾的聲名拔高卻又跌落谷地,在其中,他惶惶不安,沒有成名後的安臥高枕,生活仍然像前一時期那樣儉樸、平凡。可是儘管如此,惡運卻沒放過他,蘇聯入侵之後,他被抓去秘密審訊,這些讓他心裡蒙上很大的陰影。不過,卻同時也讓他更邁向創作的巔峰。

在三部書中,有比其他作品中更奔放的幽默,讓人忍不住會邊看邊笑。他讓我們看到,即使還是半隱藏在小說之後,那一個「真實」的他,他的想法、他的生活、他的交往、他與周圍的人的關係,他的習慣、癖好,甚至惡習。如他所說,寫一本詆毀自己的書,反傳記的傳統而行。

《過於喧囂的孤獨》

三十五年了,我置身在廢紙堆中,這是我的 love story。三十五年來我用壓力機處理廢紙和書籍,三十五年中,我的身上蹭滿了文字,儼然成了一本百科辭典……

一個在廢紙收購站工作了三十五年的打包工漢嘉,他把珍貴的書從廢紙堆中挑出來,藏在家裡、藏在腦裡,他狂飲啤酒、啃噬著書本裡的思想和詞句,他從一無所知的青年變成滿腹詩書的老人,韓波的詩文、老子的《道德經》、萊布尼茨的情史,是他信手拈來的記憶,康德的話語是他感傷喃喃的聲音。

這是一個愛情故事——老打包工漢嘉和他經歷過的情人,他的工作,他的時代,還有他當作廢紙打包的書,以及他的生命。 他打開他珍愛的書籍,翻到最動人的一段,放在層層疊疊的廢紙中間,打成一個包,外頭再裹上一幅複製的名畫。儘管擺放壓力機的地下室蒼蠅成群、老鼠橫行,這潮濕惡臭的地窖卻在他的遊戲裡,在他的微笑裡成為天堂。

老漢嘉打包著廢紙,打包著他日復一日的生命。他攥著死亡詩人諾瓦利斯的詩集,手指按在向來使他激動不已的詩句上。他幸福地微笑著望見天堂,世界兀自喧囂,擾攘。

赫拉巴爾筆下的小人物,總是通過些微的謊言,觸及了平時難以攫獲的真理。這其實是一個輕而易舉的祕密,也是一種屬於底層生活的娛樂,但卻隱隱浮現著嚴肅劇的樣貌。這不僅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種使生活沈重的負荷變得輕鬆的風格;這是赫拉巴爾的書寫,也是真正屬於捷克的氣味。

 

 

 延伸閱讀:《我曾侍候過英國國王》、《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底層的珍珠》、《中魔的人們》

主辦:大塊文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